• <menu id="42wyk"><menu id="42wyk"></menu></menu>
  • <xmp id="42wyk"><tt id="42wyk"></tt>
    <menu id="42wyk"><tt id="42wyk"></tt></menu>
    <dd id="42wyk"></dd>
    您的位置 首頁 讀書筆記

    毛姆短篇小說《雨》讀后感

    第一次讀毛姆的小說,是他的短篇《雨》。當讀到妓女湯普森小姐出場時我就預料到會有事情發生,猜想的結局應該是毛姆全篇諷刺的傳教士逼死了妓女后悔悟“從良”。沒想到劇情反轉,出現了“狗咬狗”的場面,傳教士最后死于自殺,而妓女在與傳教士糾纏不清后帶著勝利者的姿態離開,又回到了她原來放蕩、粗俗、毫無顧忌的生活方式。

    “放蕩、粗俗和毫無顧忌”,這些字眼是我們這些所謂的“好人”為這個妓女定了刑,卻忽略了一個妓女也有自己的生活信仰——好好活著,而活著本身就不應該帶有任何感情色彩。不管是出場時的放蕩,毫無顧慮還是與傳教士的斗爭中敗下陣來委曲求全,湯普森小姐都是為了活得更好。誰說不是呢?在登陸小島后她就開始到處“拉業務”,原本以為可以風平浪靜地瀟灑快活一陣子,不料影響到了住在樓上的傳教士夫婦倆,并由此攤上頑固的傳教士。后來傳教士試圖以各種方式來改變、救贖這個妓女,在屢教未果后,他開始動用教會的“強制”力量,迫使她提早離開小島。

    當面對強大的教會力量時,妓女湯普森小姐是渺小的,她掙扎過也曾乞求過傳教士和總督改變讓她提前離開小島的決定,并不惜動用一切可能的力量(包括求助于麥克菲爾醫生)來幫助自己,但最終還是失敗了。在這里我無意去猜測傳教士之死的多種可能,只想弄明白傳教士最后丟掉了性命,仍無法改變、救贖一個妓女,那么他到底想改變、救贖妓女的什么呢?

    是想讓她悔過從良不操舊業?還是替主收納了這個“骯臟的靈魂”?

    不管傳教士出于何種目的,都不可能輕易去改變一個活生生的妓女。也不管這個妓女是打算真心改過還是暫時屈服,我都讀不懂她下一步該怎么做,因為除了繼續出賣肉體之外,她似乎別無選擇。可是她就只能做一個妓女,只想為了能夠活下去,就真的有那么招人恨嗎?為什么非要讓她一會改變這個,一會贖罪那個?再看小說的結局,讓她回到最初的快樂狀態,多好。

    當讀完這篇短篇小說時,我曾想跟那些所謂的正義人士一樣站出來數落湯普森小姐一番,也可以像傳教士一樣道貌岸然地鄙視她,說什么事情不能做,非得做這等出賣肉體道德敗壞的行當。可我突然猶豫了起來,這樣做好像除了表明一個立場之外,依然不能回答根本的問題,即妓女真是壞人嗎?在我們的社會倫理中她應該扮演一個怎樣的角色?

    這不由得讓我想起了劉小楓在其《沉重的肉身》一書中提到的關于妓女賣淫正當性的論辯時,人們都認為妓女賣淫當然是一種道德敗壞的行為,但妓女之母——西蒙的老婆卻不這么認為。她說,賣淫純粹是一種生理性行為,一種自然性的生存方式。她還為干妓女行業的女兒辯護說:

    要是她這個小泉源不流水,渴也把你渴死了!——我們干活的時候身體四肢什么不得用,為什么就不許用那個?她老娘就是從那里把她養下來的,還很痛過一陣呢?難道她就不許用那個養活她老娘了,啊?再說,這又痛到她哪里去了,啊?

    妓女瑪麗昂倒比她的老娘文雅得多,她的理由已不再局限于肉體之見,而是上升到了倫理的高度,她在乎的是自己的感覺偏好引發的道德訴求是正當的,這是一個人最基本的自然權利。她說:人們愛從哪尋求快樂就從哪尋找,這又有什么高低雅俗的分別呢?肉體也好,圣像也好,玩具也好,感覺都是一樣的。

    當然妓女瑪麗昂的這種訴求直接頂撞了社會倫理道德,她無疑將遭受到人們更多的譴責和鄙夷,盡管這些人中的一部分人干的勾當比她賣淫更齷齪,但并不影響他們一面西裝革履、油頭粉面地站出來慷慨激昂地指責妓女,一面脫下那身西裝后去做一名嫖客,更有甚者利用手中的權力控制著這個行業,中飽私囊,其行徑惡劣程度遠非妓女的賣淫行為所能企及的。

    而其他旁觀者也同樣對妓女抱有歧視,可他們不知道為什么要歧視,歧視什么,可能只是來自某種莫名的優越感而已,就像他們飛黃騰達之后會看不起自己的兄弟姐妹,歧視曾和自己并肩作戰現還在底層的戰友們一樣。不管怎么樣,一個人包括妓女不會因為遭受他人無處不在的鄙夷和歧視就停止追求生存的權力,哪怕只為了卑微地活著,也會全力去爭取。

    記得有一次在傍晚時分我走過深圳羅湖的一條小巷口,迎面走來的是一位打扮妖嬈的女子,即將擦肩而過時她竟轉過身來用手挽著我的胳膊,輕聲地問一句:“帥哥,要打洞嗎?”待我反應過來后面紅耳赤地掙脫了她,匆忙走開了。我暫且把這個女子歸為和湯普森小姐一樣的妓女吧。她這一句動機再單純不過的話聽了不會讓人感到惡心或者當成茶余飯后的談資,而是有一種說不出的難過。相比于小販沿街叫賣的吆喝,也許她的這句話要低俗得多,但和同樣見不得光的那些販毒、貪污的勾當,要純粹得多。在她淪落風塵,穿梭于煙花柳巷時一定清楚自己的身份意味著什么,但還是勇敢地走出去了,可能真的只是為了活下去,因為我不相信有人一生下來就把做妓女賣淫當成事業去努力奮斗的。

    這是一個生命個體對生存的渴求,不管她是偉人還是卑微的妓女,也不管她明智或愚癡,善或惡,有無教養,這些都不干他人的事。她們每個人都應該能按照自己力所能及的方式享受生活,不損害別人以求得自己的享受,也不許別人妨礙自己的享受,盡管這種生活方式有時會遭到了道義上的譴責。

    寫到這里,我曾試圖以這些例子作為表象,深入了解人們對待妓女態度的異同及嘗試去批判的可能性,但看完了毛姆的短篇小說《雨》,當我再一次仔細地琢磨小說出人意料的結尾時,忽然想為妓女湯普森小姐的勝利離開而歡呼。

    (作者:韋海生,原文:https://www.weihaisheng.com/486.html

    責任編輯: 韋海生

    本站文章均標明作者或出處,僅供個人學習之用,如有侵權,請在下方留言,我將盡快刪除。

    熱門文章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五分pk10五分pk10平台五分pk10主页五分pk10网站五分pk10官网五分pk10娱乐五分pk10开户五分pk10注册五分pk10是真的吗五分pk10登入五分pk10快三五分pk10时时彩五分pk10手机app下载五分pk10开奖 三亚 | 榆林 | 象山 | 淄博 | 宁夏银川 | 中卫 | 沧州 | 株洲 | 漯河 | 台山 | 宜宾 | 通化 | 赵县 | 台湾台湾 | 萍乡 | 长垣 | 长兴 | 大连 | 神农架 | 芜湖 | 山西太原 | 眉山 | 舟山 | 赵县 | 白山 | 枣庄 | 台州 | 西双版纳 | 塔城 | 自贡 | 莆田 | 晋城 | 菏泽 | 衡阳 | 清徐 | 西藏拉萨 | 吴忠 | 包头 | 瓦房店 | 江西南昌 | 馆陶 | 咸宁 | 巢湖 | 乐清 | 黄冈 | 凉山 | 甘孜 | 沭阳 | 济南 | 宜宾 | 桂林 | 神农架 | 章丘 | 湖南长沙 | 安阳 | 平潭 | 吴忠 | 赤峰 | 漯河 | 象山 | 五家渠 | 东营 | 大兴安岭 | 陕西西安 | 沛县 | 六盘水 | 章丘 | 沛县 | 黔东南 | 大兴安岭 | 醴陵 | 博罗 | 义乌 | 定西 | 安阳 | 伊犁 | 塔城 | 苍南 | 文山 | 云南昆明 | 芜湖 | 长葛 | 雅安 | 永新 | 晋城 | 黔西南 | 明港 | 陇南 | 辽宁沈阳 | 苍南 | 朝阳 | 肇庆 | 广州 | 安阳 | 通化 | 淮北 | 衡水 | 鄢陵 | 商丘 | 永康 | 博罗 | 延安 | 淮南 | 天水 | 和田 | 昌吉 | 焦作 | 南通 | 舟山 | 苍南 | 清远 | 辽阳 | 龙口 | 和田 | 明港 | 汝州 | 张家界 | 迪庆 | 绵阳 | 大理 | 宁波 | 赣州 | 高雄 | 厦门 | 儋州 | 台山 | 漯河 | 日照 | 武夷山 | 神木 | 宁夏银川 | 赤峰 | 柳州 | 甘肃兰州 | 白银 | 芜湖 | 宜宾 | 邵阳 | 桐乡 | 三亚 | 醴陵 | 玉林 | 锡林郭勒 | 禹州 | 日照 | 梧州 | 泉州 | 新泰 | 海宁 | 遵义 | 顺德 | 黄冈 | 乐山 | 台湾台湾 | 锦州 | 德阳 | 曹县 | 阿里 | 宜昌 | 湘潭 | 辽宁沈阳 | 绍兴 | 铜仁 | 日喀则 | 贺州 | 安吉 | 滕州 | 营口 | 韶关 | 白城 | 阜新 | 宝应县 | 怒江 | 景德镇 | 东营 | 文昌 | 乌海 | 崇左 | 喀什 | 六盘水 | 乌海 | 德州 | 日照 | 株洲 | 厦门 | 承德 | 黄山 | 儋州 | 广元 | 汕头 | 馆陶 | 台山 | 包头 | 公主岭 | 安岳 | 大丰 | 常州 | 海西 | 昌吉 | 庄河 | 嘉善 | 贺州 | 黄山 | 东方 | 澳门澳门 | 郴州 | 定西 |